相关文章

沈阳晚报: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呼唤“零容忍”

  全国“打四黑除四害”行动以来,深圳市共破获各类案件1187起。深圳市警方发现,地沟油甚至已流入深圳某些政府机关的饭堂。公安部指出,全国公安机关已查处的涉案企业生产能力总和,不足专家测算“地沟油”投入食品油市场总量的十分之一。(《深圳商报》11月16日报道)

  深圳警方发现地沟油流入政府机关食堂成为一条吸引眼球的新闻,就笔者的理解,这至少包含着两个信息,一是地沟油之泛滥超出了人们的想象,二是地沟油危害的并不仅仅是普通公众,它的危害包括了整个社会的所有群体。进一步说,在地沟油面前,没有人可以幸免,如果不加以重视,连监管者自身也难以逃脱被“惩罚”的命运。站在这样的立场上,可以说,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是在给监管者上课。

  武汉工业学院教授何东平估计我国每年有200万―300万吨地沟油流回餐桌,按照现有消费情况,一个人吃10顿饭,可能有1顿碰上的就是地沟油。而“八成地沟油流入餐桌”、“地沟油的毒性是砒霜的100倍”之类的信息更是刺激着消费者的敏感神经,可以说,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再次证明,作为消费者,权力者和普通公众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就权力者来说,面对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必须进行深入的反思。如果说这种现象能触动监管者加大执法力度,铲除地沟油蔓延的利益链条,在笔者看来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  笔者以为,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是对监管不力和执法不严的嘲弄。应该说,就治理地沟油来说,各地也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,但是,收效并不明显,原因何在?当我们把工作重心放在制定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上时,有意无意之间却放弃了制度规章的落实和执法的严厉程度,造成了监管纸面化的尴尬和困境。

  事实上,我们不缺少立法,以防范地沟油为例,在国家层面就有食品安全法、产品质量法、农产品质量安全法、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、流通环节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、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等,可以说,只要各执法部门各司其职、严格执法,各执法环节严密防守,地沟油想泛滥是不可能的,根本用不上再以创新的名义出台各种各样的法规。

  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的背后是执法环节的缺席。当行政执法部门能有效履行监管职责时,还能出现这种现象吗?当我们用“10个部门管不住地沟油”来进行嘲弄时,就意味着只要任何一个部门能履行职责,就斩断了地沟油的黑色产业链。因此,应深入反思隐藏在地沟油流向机关食堂背后的监管病症――“一个部门管不了”和“多个部门管不好”。

  另外,除了执法,也应反思我们的治理智慧。国外也有地沟油,日本地沟油由专业公司回收,并以较高价格卖给日本政府,政府则将地沟油提炼后,用于垃圾车的燃料;在德国,每桶泔水都有“身份证”,依靠法律杜绝了地沟油流向餐桌;在美国,用地沟油牟利,其违法成本足以震慑企业主。而在这些治理措施的背后就是对地沟油的“零容忍”姿态,可以说,离开了“零容忍”,谈治理地沟油是不可想象的。并且,不要说地沟油流向部分机关食堂,恐怕所有的机关食堂也不能幸免吧?